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9 21:56:18

                                                              2017年4月23日凌晨,随州市公安局分赴多地对杨国友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成员进行了抓捕。此后,杨国友胞兄杨国亮找到周峰,请求他为其另一胞弟杨国宏涉嫌寻衅滋事犯罪一事向公安部门说情打招呼,周峰便向广水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张某某打招呼,试图为杨国宏变更罪名以便取保候审。与此同时,周峰还向杨国亮泄露追查刑事犯罪中的秘密事项。

                                                              因此,王某父母的诉求包括:一是要求蔡某某及其父母对王某的被害赔礼道歉;二是争取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的各项经济赔偿;三是要求赔偿家属处理王某后事的交通费和误工费等。被害女孩王某家属代理律师田参军表示,这些赔偿诉求,有的是按相关规定和标准计算出来的,有的是估算的,总额为一百万余元。历时3年有余的全国首例“医告官”案(也称全国首例医生告警察和政府对医闹伤医不作为案)有了新消息。

                                                              据公安部门调查证实,杨国友自2013年以来,大肆在广水市发放高利贷,并在逼债过程中,实施了一系列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致使多个债务人、企业被迫停产甚至破产。

                                                              王某母亲祭奠女儿 图据受访者

                                                              江凤林不服,向长沙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2017年8月18日,岳麓区公安分局重新作出《处罚决定书》,对刘某白罚款200元。对此,江凤林再次向长沙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最终还是维持200元的处罚结果。江凤林遂向法院进行起诉。

                                                              周峰的落网撕开了该市由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审判庭长、看守所所长、看守所民警联合织就的黑恶势力“保护网”,挖出了一系列隐藏多年的违纪违法案件。截至今年7月,该案共查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1人,给予党纪政务处分25人,移送司法机关9人。

                                                              随州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分析,从政法委书记的违规审批、法院院长违规决定、看守所所长违规羁押,整个链条都出现了问题,表明该市政法系统在内外监督、规范用权以及“关键少数”监督等方面存在问题。

                                                              这起涉黑案还揪出多名“警伞”。广水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吴秉耀、原纪委书记熊传成、治安大队民警陈松涛分别向广水市看守所原所长沈志彬说情打招呼,请求对陈福潮予以关照。根据涉案情节轻重以及其他违纪问题,沈志彬和熊传成被“双开”,吴秉耀受到党内警告处分,陈松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请你单位结合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组织开展作风纪律教育整顿活动,深入查找干部教育管理漏洞,完善规章制度,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办理结果一月内函告我委。”为深入做好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以案促改工作,随州市纪委监委向广水市涉案有关部门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明确将整改责任落实到具体单位、具体人员,推动发案单位堵塞制度漏洞,建立长效机制,促进“深挖根治”与“长效常治”有效衔接。目前,已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和监察建议书25份。

                                                              “周峰等人之所以被黑恶势力成功‘围猎’,不是黑恶势力手段多高明,势力多强大,核心因素无非就是权钱交易、利益驱使。”随州市纪委监委专案组在分析案件时指出,杨国友涉黑“保护伞”案集中暴露出广水市政法机关部分干部理想信念缺失、纪法意识淡薄、权力观扭曲等突出问题。